接續上一篇,選秀選完了,接下來要做的事情就是養成。

  在等級越高的聯盟,新人一般無法立刻佔據一軍的位置,當然偶爾有些超級新秀可以一進來就站穩先發,甚至展現出宰制聯盟的實力,但是隨著棒球聯盟整體水平的提升,這種情形也就越來越少。

  在國外潛力新秀(prospect)藉由在小聯盟的比賽將潛能(tool)發展成技能(skill),然而目前中華職棒二軍的水準仍然與一軍有巨大的差距,一個宰制二軍的球員在一軍仍未必能站穩腳步。

  因此在中華職棒二軍的水準能更進一步提升的時候,一軍賽場上「可接受被犧牲」的局數或打席,就成為提供給潛力新秀進一步成長的資源與工具。

  以下我們將就投手與打者兩方面,分別討論 2008年La new在培養潛力新秀上的一些問題。

  在之前的文章裡面提過,今年La new開季時由於投手傷兵頗多,因此大量密集使用陣中的主力中繼李風華,過度使用最終造成李風華在下半季肩膀肌肉撕裂停機修養的結果,然而,當時La new是不是其實可以選擇將二軍的投手拉上來墊檔,而不是將陣中最重要的中繼投手操爆呢?

  以被交易到米迪亞的兩位原La new二軍投手顏志中與鄭余亮為例,如下表所示,鄭余亮和顏志中在職棒十八年的二軍成績並不是很好,雖然防禦率看起來還算可以,然而在二軍層級的比賽中,兩人並沒有展現出夠好的投球威力(三振率偏低),同時投出了過多的保送。

  然而顏志中與鄭余亮在今年被交易到米迪亞之後,仍然為米迪亞吃掉了72.2局,相較之下,La new的梁如豪和許志昌今年都只貢獻了21局。

  局數 防禦率 三振 四壞
鄭余亮 74.0 3.77 34 44
顏志中 47.1 3.61 37 31

  當然我們並不是說La New應該留下這兩位開季前就已經交易出去的投手,而是要說明La new二軍豈是沒有投手可用?下表是La New另外兩位投手郭建宏與王豐鑫在二軍的成績。

  局數 防禦率 三振 四壞
郭建宏 47.0 2.30 33 16
王豐鑫 37.1 2.41 21 13

  以成績觀之,他們在二軍的成績比顏、鄭兩位投手更好,同時以這兩位投手在一軍少數的上場機會來看,雖然王、郭二人在一軍未必真能丟出什麼優秀的成績,但是在一軍投手陣容因為傷病問題而顯得殘破的時候,他們應該仍是堪用的替補,然而他們今年在一軍吃掉的局數,王豐鑫僅有1.2局,而郭建宏直到季末才上場丟了2.0局。

  即使這兩位不能夠馬上成為為主力先發,站穩一軍的腳步,但是我相信他們能吃掉的局數絕對不低於顏志中與鄭余亮兩位選手-當然,前提是教練敢用,而且知道怎麼正確使用

  教練沒有把可以使用的局數使用在二軍投手新秀上,結果就是一軍的主力RP掛點,二軍的新人也沒有練到什麼東西。以La new的陣容來說,其實在限度範圍之內,讓新秀投手持續上場其實是可行的。

  只是La new教練團似乎並沒有在這方面給予選手機會,但是這樣的浪費是雙重的:一方面浪費了新秀投手累積面對一軍打者經驗的機會,另一方面造成李風華受傷的結果,使得李風華在季後賽將至的重要階段,卻仍處於受傷初愈的調整階段,對球隊恐怕有不利影響。

  再來,談打者。

  一個在二軍打出優秀成績的打者,該給他多少一軍打席才夠?

  這個問題沒有定論,中職有所謂三年一千打席的說法,也就是說,一個投手要確定他是養壞了,還是養出來了,都要看三年,又或是說要完全評斷一個打者好或是壞,要等他過了一千打席以後再說。

  當然,實務上來說不可能真的提供1000PA給一個新秀去打,中華職棒十九年的歷史中,僅有137位打者打滿了1000PA(職棒19年為止,不含TML),在下面,我們先且以統一的打者劉芙豪為例:

  打席 打擊率 上壘率 長打率 OPS
職棒15年 67 .117 .209 .283 0491
職棒16年 264 .259 .299 .366 0.665
職棒17年 311 .282 .337 .429 0.806
職棒18年 360 .338 .393 .503 0.896

  劉芙豪2004年加入統一,一開始的時候他被認為是沒有選球的盲砲,但是從當年度起他就得到了一些PA,第二年起每年可以拿到250PA以上,到了第三年末,其實就已經開始展現出他的資質,第四年就有了實際的收成,當年也是他到目前為止表現最好的一年。

  即使今年他的打擊不佳,但是他的BIP%仍然很低,SO/BB為1.95,還算中規中矩。

  若是說要講養成失敗的例子,我們就提La new外野三小熊中,一開始最受到矚目的張民諺吧,以下同樣列出三年成績:

  打席 打擊率 上壘率 長打率 OPS
職棒15年 110 .225 .259 .255 .514
職棒16年 250 .251 .294 .316 .610
職棒17年 19 .222 .263 .389 .652

  張民諺與劉芙豪在同一批選秀中加入La new,一開始的時候由於其優異的Line-Drive打擊能力,而前景被相當看好。同樣被評為沒有選球,La new在第一年提供了多於劉芙豪的打數給張民諺,第二年也提供了250個PA給他。

  但是由於張民諺的選球似乎一直不佳,所以La new便放棄了再給張民諺更多的機會,接下來的三年張民諺就一直浮浮沈沈,沒有再站穩一軍的位置過。但是即便是如此,張民諺當年仍然得到了250個PA,是外野三小熊之冠,以下是職棒15年到17年,外野三小熊得到的打席數:

  張民諺 曾豪駒 蔡建偉
職棒15年 110 220 240
職棒16年 250 215 224
職棒17年 19 187 322

  同樣是選球不佳,我不知道如果第三年給張民諺和劉芙豪一樣的PA,他是不是會順利的成長到和劉芙豪能夠匹敵。但是無論如何,他還是得到了充分的機會-81場出賽,250個打席,幾乎是整年充分地連續出賽了。

  但是張民諺仍然還不太算一個浪費的例子,畢竟張民諺的競爭對手,是當時另外兩位新秀:曾豪駒和蔡建偉,雖然說只一年就放棄張民諺很可惜,但是他們原本就是三搶二,當其他兩人展現出自己的實力站穩一軍,張民諺被放棄也就不是太意外了。

  與張民諺相比,La new這幾年的養成裡面,要說最爭議、最有浪費疑慮的球員,首推就是林津平。

  林津平在2004年代訓選秀進入La new,由於當時La new熊隊三壘空懸,每年都是聘請洋將鎮守三壘,林津平加入職棒前即以優秀的打擊能力與三壘守備能力而受到La new熊的期待,但是新人球季由於受傷無法出賽,La new熊只好把二壘手石志偉移防三壘,而異軍突起的蔣智聰,則奪走了林津平的出賽位置。

  但是,林津平有得到充分的機會嗎?

  讓我們看看林津平的一軍出賽記錄,和前面提到的張民諺和劉芙豪相比,可以發現林津平沒有充分的一軍出賽機會,如此斷續的出賽頻率無論是養成或是要評斷他的才能,其實都是不足夠的。

  林津平 張民諺 劉芙豪
第一年 161 110 67
第二年 66 250 264
第三年 N/A 19 331

  然而,是誰壓縮了林津平的出賽機會呢?

  我們可以發現,其實蔣智聰是個容易受傷的玻璃人,而替補他的卻是余進德。余進德是一個有拼勁、肯努力而且能替球隊帶來福氣的福將,但是以年齡與其潛能來看,余進德只能說是替補層級的選手,今年季初打擊率曾經低到不到兩成,但是仍然能持續先發。

  林津平 余進德 蔣智聰
職棒18年 161 208 276
職棒19年 66 242 241

  上表為這兩年這三人得到的打席比較,蔣智聰是對照組,他是經常先發、在教練團的心目中被定為成新秀的人選。從表上可以看出,La new熊隊將選擇將PA花在余進德身上,而不是林津平身上,若是不看名字,我們可能會誤以為余進德是年輕的新秀,而林津平才是替補上場的工具人。

  這個決策我們不得不說造成了多重的浪費:

  其一,余進德1978年生,今年是30足歲,雖然花在他身上的PA確實得到了回收-余進德在五月之後開始打擊爆發直到七月-,但是這回收的成果能用幾年其實不知道,但是可以預見應該會比1981年出生的林津平還要少。

  其二,林津平在二軍虛度年歲,只要他沒有辦法累積面對一軍投手的經驗,他就永遠不可能長成期待中具長打能力的選手,白白浪費一個好的新秀可能提供給球隊的幫助。

  其三,林津平加入的時候其實是拿了兩百萬簽約金的,球隊將他晾在二軍,壓縮他一軍出賽的機會只是把當時的簽約金扔到水溝裡面,比起不能確定的新秀養成來說,這可是直接而可見的浪費-兩百萬,如果拿來付月薪,以一個月八萬計算的話可以付上二十五個月,等於是兩年的薪資

  新秀養成一向都是一個困難的工作,以投手來說,有句話叫做「There's no such thing as a pitching prosepct」(沒有一種叫做「投手新秀」的東西),意思是說投手的新秀養成永遠不會像我們所想的這麼順利,比方說洋基的Phil Hughes就是一個例子。

  即使選了新秀,也可能因為個人因素或是教練因素而使新秀不能長成一個好選手,這點無論是打者還是投手都是一樣的。但是球隊是絕對不能萬年不動先發九人上場,主力球員需要輪休來延長選手生命,新秀需要機會累積經驗來接手主力球員的寶座

  如果說在養成這環出了問題,那麼就會造成最大的浪費:球隊在萬年先發九人因傷或因年紀顯出老態的時候,球隊就非得進入重建期不可,在重建期的時候球隊就是拿戰績,而不是「可接受損失的局數和打席」來養成選手了。

  但是拿戰績養球員,想必戰績一定很難看,球迷會跑掉的可就不在少數,即使存活了十九年的人氣球隊兄弟象也不能逃離這種命運,所以養成的浪費,可能是對於球隊傷害最大的。

  La new熊既然已經連續兩年選了空氣,接下來又在養成環節上出了問題,如果說這兩個問題不能解決的話,即使現在戰績如日中天,在三年過去,世代輪替之後是不是還能這麼威風八面,這就可得打上一個大大的問號了。  講到這裡,可能會有人問我:說完了嗎?


 

  棒球場上的說完了,接下來我要來談棒球場外、球場內的浪費,同樣近期內公開。

  本篇感謝吾友火風協助撰寫與提供協助。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GeppyXX 的頭像
GeppyXX

大艦巨砲主義萬歲!

GeppyXX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7)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