棒球的季節結束了。

  冬天來臨,籃球撲天蓋地而來,佔領整個體育新聞,NBA蓄勢待發,而在遙遠的太平洋彼岸,許多球迷正在熱烈的交換意見,如何在FA市場以及交易之中補強喜愛球隊的陣容,又該如何在薪資上限中選擇該與哪位選手續約,該與哪位選手解約。

  無論是純粹浪漫式的公仔文,還是理性思考式的討論文,對於美國的球迷來說,冬天在球場外,棒球仍然在激烈攻防,沒有隨著賽季結束而終止。

  對於中華職棒的球迷來說,冬天又是另一番滋味。

  在這個三萬六千方公里的小島上,有著小小的職業聯盟,這個聯盟的冬天從來沒有什麼好消息,若不是某支球隊宣稱虧損連連所以打算不玩了,否則就是共體時艱全員減薪三成;不然就是某位選手被釋出,正在等待有人從超渡名單中把他撿走;不然就是某隊教練遭到解聘,請來的教練卻是更惡名昭彰的死之帝王。

  但是最讓人害怕的,莫過於可能在冬天的某一天,球迷會體育新聞的角落找到一份報導:「某某球團無預警解散,球員生計無著」。

  每年我總是會跟人說:「明年可能沒有La new了,今年多進場些吧。」

  在這句話的背後,埋藏的是深深無奈。畢竟三商虎離開球場的方式讓我太過愕然,以至於到今天我仍然無法對於球隊所謂「永續經營」感到任何信心,更別提La new實際上還是小資本球隊,沒有強大的財力作為後盾支援球隊的生存。

  我不想在這裡檢討球隊經營的問題,因為那又要說好長的故事。

  但是,作為一個中華職棒看了十九年的球迷,我只想問一句,什麼時候我才可以不用惶惶不可終日?

  台灣球迷在冬天害怕聽見棒球消息的,比樂於聽見棒球消息的多。球團、聯盟從來不會讓人放心的過一個冬天,他們總是有本事能搞出讓球迷氣到吐血的決定,順便再提一下經營有多困難,如果明年再這樣,打算把球隊收起來……。

  我曾經在某次和人爭辯的時候說過,沒有棒球我會死。

  我無法想像沒有棒球的生活,我不能忍受只有國際賽才有棒球可以看,日本職棒或是美國職棒球員太過於遙遠,伸手無法觸及,這是為什麼我到現在還沒有辦法瀟灑的拋下中華職棒去看國外棒球的緣故。

  但是越是沒辦法離開球場,我對於球團和聯盟越感到憤怒。就像我以前說過的一樣,現在還會進場看球的,都是血性球迷,我們有跟金平糖一樣粗的神經和腦內自動過濾機制,我們可以進場的時候只想著球員,無視於球團和聯盟的軟弱無能,一再的告訴自己「給他們一次機會」或是「我是來支持球員的,不進場看球球員生計無著」之類的話。

  但是老實說,我最近也開始覺得累了。

  我受夠了整個冬天都要忍受球團三不五時朝我丟炸彈,聯盟的改革毫無動靜,偶爾看一下新聞還得被放水案刺激一下,順便被人揶揄「你還在看棒球喔,都假的啦」之類的發言。

  什麼時候我才不用擔心,我明年會看不到我支持的球隊?

  什麼時候我才可以不用擔心這個冬天結束以後又有多少熟悉的名字從球隊中無聲消失?

  說真的,中華職棒就是這樣,我雖然已經習慣了,但是也會覺得疲倦。

  聯盟、球團一直在說「球迷都不進場」,問題是,我從來沒有聽見他們真正去傾聽球迷的聲音啊。

  聯盟開座談會的時候,邀請的球迷夠多嗎?

  他們曾經在街頭詢問來往的行人,為什麼你們不看球嗎?他們曾經在球場詢問球迷,為什麼你們進場次數這麼少嗎?

  沒有,都沒有。

  我在球場還沒拿過聯盟的問卷調查表,我在座談會的紀錄上還沒看過什麼有用的結論。防賭該怎麼做,日本、美國經驗都可借鏡,甚至球迷也提出過不少方案,但是球團和聯盟有認真的去考慮過嗎?

  球團行銷該怎麼搞,小市場有小市場的玩法,獨立聯盟、小聯盟也不像大聯盟這麼廣受歡迎,但是他們仍然有其生存之道,球團有去取經過嗎?

  我知道許多老闆都認為要相信專業,相信專業,但是他們相信的專業真的是專業嗎?

  會輕易的被外行人戳破的專業,叫做專業嗎?

  搞了半天沒有成果的專業,叫做專業嗎?

  老闆會灰心,球迷不會嗎?

  到底老闆有沒有想過,問題在哪裡?一味的對球迷哭喊「快進場看球,不然我要死了」有用嗎?

  或許有,今年有一波反彈,但是這和國際賽一樣,這是只是特效藥而已,吃久了就有抗藥性了。不要等到這藥都沒用了才驚覺到自己會死,到時候我也只能說「神仙難救無命客」,不然還能說什麼呢?

  緣起緣滅,球團更迭或許也是常事,如同沒有不死的人一樣,也沒有不消滅的球員、球團甚至聯盟,或許只有棒球會是永恆的。但是我必須說,在我看得到的時間裡面,我寧可祈願球團只增不減。

  不為什麼,就為了不要再讓任何球迷經歷到「球隊解散」這樣的痛苦。

  真的,對球迷來說,沒什麼比這個更痛苦的事情了。

  在編輯所謂「All time」球隊的時候,你發現你所愛的球隊時光是停滯的,你能挑選的人永遠只有那些,而別人是江山代有人才出,你的打者永遠只有鷹俠、哥雅、林仲秋、陳該發,但是另一支球隊的陳政賢已經換成劉芙豪、三壘也從林克換成布雷的時候,心裡面總是會有一種微妙的感覺。

  那是一種無法言喻的、微妙的苦楚。

  老闆如果老是喜歡用這種方式威脅球迷進場,我只能說,這招會很有效,但是也很讓人難受。

  說真的,我只是受夠了,我需要發洩,La new熊今年季後給我的痛苦太多了,當我看見所謂第一輪指名的許銘倢投球表現的時候,我實在已經提不起勁來去看巨熊戰-即使黃俊中事件都沒有影響我的看球慾望,我只能說,許銘倢大概是所謂「最後一根稻草」吧。

  我原本想寫一篇2008年La new熊總體檢的,現在也提不起精神了。

  或許這是中職球迷會特有的冬季病吧。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GeppyXX 的頭像
GeppyXX

大艦巨砲主義萬歲!

GeppyXX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5) 人氣()


留言列表 (5)

發表留言
  • 熊熊來襲
  • 昨天看了許銘倢的投球,的確讓人覺得失望,球評說了,他的下盤不穩,只靠上半身的力量根本不夠,我在旁邊看了也覺得他的投球姿勢有些“隨性”,但他居然是第一順位進來的選手,想必有其潛力存在,但“有好食材,也得有好廚師才對”。基本上我對明天的巨熊之爭很感興趣,因為熊隊的先發投手是季後賽只投一球就被換下來的蔡英峰,我並不是對他的實力存疑,而是心態上的問題,他似乎沒有那種當先發投手的霸氣,不曉得版主的想法是如何?
  • 也是有人說,看他二軍的K/9或許可以期待他只是單純的緊張之類的。我個人以為,他不能當SP主要的原因還是其stuff不夠好,變化球和直球都沒有上選到可以壓制對手二到三輪,拿第一輪選他,很可惜。

    如果說熊隊認為他可以養成的話,那又是另一回事了。

    GeppyXX 於 2008/11/09 07:05 回覆

  • otis
  • 許銘捷投得亂七八糟..

    但是小弟還是希望版大能多進場挺熊隊~

    畢竟劉老闆還是很用心~
  • 有句話叫做「所託非人」,我承認劉保佑董事長相當用心,相信專業也比自己亂搞來得好,但是問題是,他相信的專業,到底專不專業?

    球團之公關稿屢屢出問題,如果劉董事長還認為這樣ok,該負責的人不需要負責,這時候的相信專業,就會變成讓球迷失望的原因了啊!

    GeppyXX 於 2008/11/09 23:24 回覆

  • 挨滴貨
  • 到底老闆有沒有想過,問題在哪裡?一味的對球迷哭喊「快進場看球,不然我要死了」有用嗎?

    我大推這段話...有些球迷就是被這幾句話氣走的...
  • 對大部分球迷來說,目前還是有效。

    但是這能有效到什麼時候,就很難說了,一個人一天叫著「要死要死」卻拖著命不死,遲早會把同情心磨光的。

    GeppyXX 於 2008/11/10 21:34 回覆

  • 滾滾來
  • 我有看過許銘捷二軍的出賽,不穩歸不穩,但從沒像巨熊那場那麼狼狽過...不過我還是希望版主不要以一場論英雄,以二軍出賽的頻率和消化的局數,應該代表教練團對許銘捷還是抱持期待的。
  • 一軍和二軍畢竟是有差別的,根據過去許銘倢的紀錄,我還是不看好他。
    不過還是那句話,there's nothing as a pitcher prospect,搞不好他會大爆發呢?

    可是咱們教練團總是對奇怪的人抱以期待,比如說蔡宗佑…… -_- ....

    GeppyXX 於 2008/11/11 00:17 回覆

  • shami
  • "越是沒有辦法離開球場,我對球團越是感到憤怒" 想推這句。對球隊的決策者已經感到很灰心了,剩下的動力只有想看到某些球員,當球團釋出了不該釋出的人,而你不想看到的人還在隊上...我再也沒動力去看球了。
  • 老闆永遠會問「你為什麼不來看球」,而我永遠想問,「你們什麼時候才要給我們一個好理由?」
    其實也就是這樣而已,唉。

    GeppyXX 於 2008/11/15 23:51 回覆